Open/Close Menu 提供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和经济纠纷法律服务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

在专利法原理中,无论是专利驳回理由还是无效理由,都属于“绝对理由”。

原本是不分“相对理由”或是“绝对理由”的。但在2001年我国第二次专利法修改之后,将“权利冲突”条款纳入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中,使该条款从单纯的专利性要件条款朝着既包括专利性要件这个“绝对理由”的又包括“权利冲突”的“相对理由”的“混搭”。使得原本是不分“相对理由”与“绝对理由”的专利法体系面临着不能和谐自洽的混乱局面。

专利无效的必要性

世界各国的专利审查,都是以书面形式审查为主。我国专利法规定,对发明专利申请进行实质审查,而对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只进行初步审查。无论是进行实质审查和初步审查,任何国家的专利局都不能保证所授予专利权都能百分之百地符合专利法的规定,都有可能将不符合专利法授权条件的申请予以授权。但由于专利权的“排他性”,使其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特点,任何社会公众负有“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不得实施其专利”的义务。为了给予社会公众对不当授权专利的救济,世界各国的专利法,无一例外规定了专利无效程序程序。理论上认为专利无效程序是一种行政程序,但是其主要是由于第三人与专利权人发生了纠纷之后启动了专利无效程序。但是究其本质,应源于专利检索的不可穷尽性,以及专利技术方案所涉及领域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使得世界各国的专利局都不能绝对保证审查结论的正确,为了维护公众的利益,设置了专利无效程序。对此,审查指南认为:“无效宣告程序是专利公告授权后依当事人请求而启动的、通常为双方当事人参加的程序。”其中的“双方当事人”,是指请求人和专利权人,审理专利无效请求的行政机关改为专利复审委员会,由其居中裁判。

由于我国专利法中并没有赋予专利局可以依职权主动撤销其授权不当专利的权力,故就只能依赖于社会公众启动专利无效程序来挑战授权专利的效力,以期阻却不当授权专利的“排他性”对不特定公众的限制。

专利无效理由深究

所谓无效宣告请求的理由,我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65条第2款规定:“是指被授予专利的发明创造不符合专利法第二条、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第三十三条或者本细则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或者属于专利法第五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或者依照专利法第九条规定不能取得专利权。”其中,专利法第二条是关于三种类型专利的定义性规定;专利法第五条、第二十五条是关于不予授权专利权的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四款是关于专利授权实质条件的规定,其余的规定也是授权的本质要求。如果不满足上述的任一条规定,都属于专利的无效理由[3]。传统的专利法原理中,上述无效理由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无需外部证据的理由,例如关于专利法第五条、第二十五条、专利法第二条的理由;第二类是需要通过外来证据证明的无效理由,例如关于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绝对新颖性”理由。即便是第二类理由,其中的“外来证据”也不限制其证据来源。即无论任何人,只要以这些理由出发,通过证据或者分析说理,都可能达到证明专利无效的目的。故这些无效理由都属于绝对理由。值得指出的是,作为知识产权法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商标法,则严格区分了商标无效(或驳回)的绝对理由和相对理由,例如现行商标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的规定,就属于商标无效(或驳回)的绝对理由;而商标法第三十条关于“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规定,就属于相对理由,这是因为其中的“他人”,可以通过某些法律程序使之转变成“自己”,从而可以规避该条的驳回理由。

综上,在专利法的概念体系中,原本并不存在相对理由的概念,故无须将无效理由称之为“绝对理由”。

Category知识产权

© 2017 北京冠和权律师事务所 | 友情链接:律师事务所 | 北京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排名:北京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

logo-footer